首頁  >  新聞發布  >  人物  >  人物風采 > 正文
【时代楷模】科技报国70载 满腔热情终不悔
——記中國科學院院士陳俊武

文章来源:新华社 中国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19-10-08

編者按 在全國上下隆重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中央宣傳部7日在北京向全社會宣傳發布陳俊武的先進事迹,授予他“時代楷模”稱號。

人物簡介:陳俊武,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石化集團有限公司科技委顧問、中石化洛陽工程有限公司技術委員會名譽主任,我國著名煉油工程技術專家、煤化工技術專家、催化裂化工程技術奠基人。他心有大我、至誠報國,新中國成立之初就投身到黨和人民的事業,與共和國同成長、共奮進,爲新中國石化工業不懈奮鬥70年。他敢爲人先、勇于登攀,推動我國催化裂化技術從無到有、從弱到強,爲我國煉油工業進步作出開創性的貢獻,進入耄耋之年,仍然奮戰在科研一線。他淡泊名利、甘爲人梯,爲國家培養一大批高水平石化專家,資助多名貧困學生和優秀青年。榮獲“全國優秀共産黨員”“全國勞動模範”“全國五一勞動獎章”“全國優秀科技工作者”等稱號,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獎一等獎、國家技術發明獎一等獎。

陈俊武院士(前左二)在陕西华县试验现场指导作业(2010年5月13日摄)。 新华社发

63年黨齡、70年工作不息,我國煉油催化裂化工程技術奠基人、92歲的中國科學院院士陳俊武如今仍堅持每周上班。1949年參加工作至今,他不僅創造了石油煉制、煤化工領域的多個中國第一、世界第一,退休後仍著書育人,爲我國石化行業培養了一批優秀人才。他體現了自力更生、勇于創新、公而忘私、淡泊名利的品格,樹立了不忘初心、科技報國的典範。

不忘初心 “石油”领域攻坚克难屡立功勋

陈俊武院士在办公室内工作(2017年3月14日摄)。 新华社发

《未了的石油情結》是陳俊武80歲時寫的自傳文章。在他身邊工作35年的陳香生說,“‘石油’是陳院士的初心,‘未了’則是他心中還裝著一系列和石油相關的技術創新工作。”

73年前,就讀于北京大學化工系的陳俊武第一次在撫順看到日本人留下的人造石油廠,工廠的先進設備讓他觸動很深。當時中國石油工業落後,經曆過列強欺淩年代的陳俊武認爲投身石油工業能遂報國之志。

1949年,大學畢業的陳俊武奔赴撫順,成爲人造石油廠的技術員,開始了他在石油化工領域的奮鬥旅程。

在石油行業,有兩則以“糧”喻“油”的故事流傳甚廣,且都與陳俊武有關。

陈俊武院士(前右)在北京香山参加气候变化研讨会议(2015年5月21日摄)。 新华社发

20世紀60年代,大慶油田已能爲國家提供充足原油,但國內煉油技術卻不過關。“這就像有了好大米,卻還吃不上白米飯。”陳俊武牽頭突破煉油工業關鍵技術——流化催化裂化工藝,設計出國內第一套流化催化裂化裝置,助力中國煉油技術跨越20年,接近當時的世界先進水平,“做”出了“白米飯”。

20世紀80年代,我國60年代開發的大小油田産量遞減、質量下降,消化渣油,擴大原料來源是煉油工業的一條出路。陳俊武開發具有自主知識産權的渣油催化裂化技術,助力我國煉油工業實現“由只能吃精糧到也吃粗糧”的轉變。

“看到國家興旺是我最大的心願。”這是有63年黨齡的陳俊武的心聲,“從加入中國共産黨的那一天起,我就做好以身許國、獻身科學的准備了,無怨無悔。”

永不止步 科技报国70年无怨无悔

陈俊武院士(左二)在陕西华县甲醇制烯烃(DMTO)工业试验现场(资料照片)。 新华社发

1990年,陳俊武退休了,但他一刻也未離開過能源領域。

2000年前後的十余年間,面對我國原油對外進口依存度逐年遞增的現實,陳俊武開始研究國家石油替代戰略。他與中科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合作,指導完成了甲醇制烯烴(DMTO)技術工業放大及其工業化推廣應用,爲我國煤炭資源轉化利用開辟新路徑。甲醇制烯烴技術成爲連接煤化工和石油化工的橋梁,獲得2014年國家技術發明獎(通用項目)一等獎。

“我不單純滿足于具體的技術工作,而是想從宏觀角度和世界範圍了解能源問題。”陳俊武說。

陳俊武又開始關注全球氣候變化和溫室氣體排放問題,尤其關注我國控制碳排放量這一重大問題。

陈俊武院士(中)与中科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研究人员讨论甲醇制烯烃(DMTO)试验数据(资料照片)。 新华社发

2010年起,3年時間,80多歲的陳俊武發表十幾篇論文,整理出版《中國中長期碳減排戰略目標研究》。書中對我國碳減排領域所作構想預測與之後我國權威數據基本吻合。

“對于一位80多歲的老人,沒有對國家的高度責任感,沒有嚴謹的科學態度,不可能挑起這副重擔。”陳香生說。

32歲被評爲全國勞動模範,58歲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64歲當選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88歲斬獲國家技術發明一等獎……陳俊武在60歲之後又多工作了30年,他卻說:“不能覺得自己得了很多榮譽,就該歇一歇了,我不敢有這個念頭。”

著书育人 愿做青年人才的成长阶梯

陈俊武院士(左)在郑州大学为研究生颁发优秀论文奖(2016年3月26日摄)。 新华社发

“我今后主要干三件事:著书、立说、育人。” 这是陈俊武退休时为自己定下的目标。

中國煉油技術不斷進步,但缺乏系統性著作,難以滿足技術人員學習需要。1990年起,陳俊武開始醞釀一本名爲《催化裂化工藝與工程》的專著,旨在爲相關科技人員提供理論和實踐引導。這本凝聚著陳俊武和一批專家心血的著作于1995年出版發行。

陈俊武院士(中)在中石化河南洛阳技术研发中心考察科研项目进展(2015年1月6日摄)。 新华社发

“一本书,一个主编,20年间出版再版3次,并将工艺、工程与生产实践紧密结合,在石油化工类专著中具有首创性。” 2015年,当252万字的《催化裂化工艺与工程》第三版出版发行,业内人士对此高度评价。

“未來市場的競爭實質是科技實力的競爭,必須首先提高科技人員的整體基礎理論水平和科技素養。”陳俊武願做科研人員攀登科學階梯中的一級,承上啓下育人才。

陈俊武院士(前左)在内蒙古包头甲醇制烯烃(DMTO)现场检查作业(2010年6月13日摄)。 新华社发

1991年起,10余年時間,陳俊武爲中國石油化工事業培養了一批高層次人才。中國石化總公司的催化裂化高級研修班教學任務繁重,每位學員提交100多頁甚至200多頁的作業,陳俊武都仔細審閱,並與學生聯系溝通。

“30多歲是最想幹成點事,又往往沒方向的時候。這時有人把你扶上馬、送一程,引導到正確方向,難能可貴。”第二期催化裂化高級研修班學員吳青說。

“我們國家現在處在一個非常好的時代,前進步伐明顯加快。”陳俊武說,“希望更多的年輕同志踩在我的肩膀上,站得更高,成長更快,在科技創新這條道路上奮勇前進。”

这是陈俊武院士(2013年1月6日摄)。 新华社发

【責任編輯:李子紅】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打印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