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發布  >  評論 > 正文
建設制造強國要做好“六個結合”

文章來源:經濟日報  發布時間:2019-10-08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堅持把發展經濟的著力點放在實體經濟上,以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爲主線,把提高供給體系質量作爲主攻方向,加快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總的來看,當前我國制造業保持了整體平穩、結構優化、動能轉換的良好勢頭,先進制造業發展質量不斷提高,高汙染高耗能産業比重持續降低,5G、新能源汽車、工業機器人等新産業、新産品、新業態不斷湧現。我們在看到發展成績的同時,亦應充分認識到當前國際産業競爭空前激烈,我國制造業發展質量還有待進一步提升,需加快制造強國建設步伐,實現制造業由大到強的躍升。在此過程中,應著力做好“六個結合”。

一是有效市場和有爲政府相結合,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在産業發展特別是科技研發方面,企業往往具有機制靈活、貼近市場、對用戶需求敏感等優勢,能夠有效把握産品和技術升級的方向。要充分發揮企業主體作用,激發企業活力和創造力,放手讓企業進行研發試錯、産品開發和市場開拓,大力支持龍頭企業發展,培育更多“專精特新”中小企業和單項冠軍企業。與此同時,政府要做到既不缺位又不越位,推動基礎科學研究,建設協同創新平台,攻克一批關鍵核心技術;提升“中國制造”的美譽度,大力弘揚工匠精神,建立健全企業黑名單制度,構建以信用爲核心的新型監管機制;營造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在加強知識産權保護、培養産業人才、提升政府服務效率等方面下更大功夫。

二是應對當前挑戰和夯實長遠發展基礎相結合,在妥善應對外部風險挑戰的同時,著力辦好自己的事,爲長遠發展打好基礎。近段時間,外部環境變化對我國制造業發展的影響逐步顯現,對此需適時適度實施宏觀政策逆周期調節,全面做好“六穩”工作,幫助企業解決短期內面臨的突出困難和問題。在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特別是減稅降費的同時,加快疏通貨幣政策向實體經濟傳導機制,推動制造業企業貸款實際利率適度降低,加強就業形勢監測預警,加大援企穩崗力度。著眼于制造業長遠發展,還要瞄准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發揮好我國國內市場大、基礎設施完備、産業體系健全等優勢,加快發展先進制造業,培育若幹世界級先進制造業集群,促進其邁向全球價值鏈的中高端。

三是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和推動服務業高質量發展相結合,既要引導各類優質要素向制造業聚集,也要加快發展現代服務業。當前,部分城市出現制造業增加值占地區生産總值比重下降的趨勢,對此需持續發力更好穩定制造業發展,強化資本、人才、土地等要素支撐,充分釋放要素紅利,使制造業比重處于合理區間。還要看到,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不僅需要制造業本身的“硬件”過硬,更需要服務業的“軟件”支持。要推動先進制造業和現代服務業深度融合,加快發展數字經濟,借助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先進技術,重點發展研發設計、第三方物流、信息技術服務、服務外包等生産性服務業,延伸制造業價值鏈,提高産品附加值。

四是培育新興産業和推動傳統産業轉型相結合,既要注重新興産業更好發展,也不能忽視推動傳統産業轉型升級。當前,很多地方都把機器人、新能源等産業作爲主攻方向,這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盲目跟風的傾向,容易造成過度同質化競爭。從我國制造業發展階段看,傳統制造業仍然是大頭,在大力發展新興産業的同時,也要看到傳統制造業並不等于夕陽産業,只要加強研發、提質升級,就能很好地提高運營效率和盈利能力。要加快傳統制造業向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綠色化、服務化升級,加大技術改造和設備更新力度,深入實施智能制造工程,加強示範引領,推動智能制造裝備、技術和標准建設。加強新興産業統籌布局,做好重點産業頂層設計,完善包容審慎監管制度,全面營造有利于新興産業發展的良好環境。

五是對外擴大開放和對內深化改革相結合,既要進一步提高制造業對外開放水平,也要著力加強自身體制機制改革。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不能閉門造車,國際一流制造業企業無不是在激烈的全球競爭中不斷提升資源配置效率、增強企業競爭力。要以開放促改革,用好國內國際兩種資源,不斷拓展互惠合作的範圍和方式,更高層次地融入全球産業鏈、創新鏈和價值鏈。加強與國際通行經貿規則對接,完善准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制度,營造更有吸引力的投資環境。同時,要持續深化土地、勞動力、資本等要素市場化改革;推廣一些地方以“畝産”論英雄的做法,盤活存量用地,提高土地使用效率;深化戶籍制度改革,完善公共服務配套;鼓勵開發支持制造業發展的金融産品和服務,鼓勵銀行加大對制造業的貸款投放力度。

六是東部加快轉型升級和中西部加強承接産業轉移相結合,東部地區要強化創新驅動,加快新舊動能轉換,中西部地區要著力創造有利條件,承接好國內國際産業轉移。隨著一線城市制造業成本上升,大量企業選擇把生産基地轉移到周邊的二三線城市,東部二三線城市部分勞動密集型産業則轉移到中西部地區。要順應産業轉移規律,引導支持部分産業向中西部地區有序轉移,完善産業轉移的利益分配機制,促進區域梯度、聯動、協調發展。一方面,要引導中西部地區夯實制造業基礎,充分發揮開發強度低、要素成本低的優勢,加強交通、信息、能源等基礎設施建設,營造良好營商環境,增強承接産業轉移的能力。另一方面,要引導東部地區特別是大城市産業高端化發展,充分發揮在科技研發、人才引進和資金融通等方面的優勢,加強核心技術攻關,做優産業集群,大力發展先進制造業和生産性服務業,不斷增強制造業的核心競爭力。(何傑鋒)

【責任編輯:語謙】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打印

 

關閉窗口